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鬼影

很久以來,我心裏一直裝著個願望,就是想去死。活是一件充滿太多複雜的痛苦的事,而死,則是最好的解脫。死了——一片寧靜。我嚮往這種寧靜。我為自己想了很多死法,有上吊,就是痛苦,模樣也太難看,撞車呢給別人找麻煩,割脈就更差勁了,又難受又噁心,還有血腥味太濃。跳樓是簡直讓人無法想像的愚蠢,萬一掉到一半後悔了,那麼黃瓜菜都涼了。至於投水對我是不可能,因為我水性太好,躺在水面上睡覺都淹不著。所以到後來,我選擇了吃安眠藥,在睡眠中死亡太妙了。我開始用各種方法搜集安眠藥。當我集滿整整兩大瓶的時候,我就背著所有人悄悄到了郊區,在一個破舊的小旅館租了間房子。旅館的主人把我帶到這間我指明要的遠離其他客房的套間時,眼神怪怪的。直到我把行李安頓好他還站在門口,我問他有什麼事,ä»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