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怨靈之黑心人

午夜,淅淅瀝瀝的小雨,毫無規則地飄落下來。
  
  杜小月挽著男友林宇的胳膊,親昵地從電影院午夜場走出來。唧唧喳喳地在林宇身邊討論著電影裏的浪漫情節。這時林宇猛地把她拉在懷裏,杜小月嘻嘻嬌笑著用手推著林宇。正當林宇俯下身子想要親吻她的時候。突然,他們的身後傳來一陣“旺旺……”的狗叫,杜小月嚇了一跳,回頭,見不知道哪里跑來的野狗,又高又瘦,叫聲大得嚇死人,正用一雙惡狠狠的眼睛盯著他們,大狗的身後跟著一個老乞丐,衣服很髒、很破,頭髮很亂,沾滿污垢和碎屑,渾身散發著熏人的臭氣。
  
  “大哥,大姐,行行好……”乞丐的聲音有些發顫,卑微地為了博取同情。
  林宇暗道倒楣,剛才還好好的心情,現在完全被這個該死的乞丐破壞了。他大喝一聲:“沒有,滾一邊去。”說完拉著杜小月就走。
  突然腳下一個踉蹌,褲子似乎被什麼東西鉤住了。低頭看,那只又高又瘦的狗咬住了他的褲角。
  
  乞丐繼續求著他說“大哥,行行好……”
  
  林宇頓時心頭火起,他從沒見過乞丐這樣無賴,他拉下臉嘴裏罵著髒話,杜小月勸說道:“給他點零錢算了。”可林宇是個倔脾氣,他氣乞丐破壞了他的好事,還讓狗咬他的褲子,於是他陰沉著臉,使勁地踹著大狗喝道:“滾開!”大狗被他踹的哀嚎一聲滾到了邊上,它一骨碌爬起來,轉身向林宇撲過來,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,林宇順手掏出防身的刀子,狗的身體正好撞在了刀上,它悶哼一聲,跌落了下來。林宇抽出了刀血濺了他一臉。隨著杜小月的驚叫聲,老乞丐向林宇撲了過來,林宇反射性地用刀子去防衛。乞丐枯骨般的手僵在了半空中,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胸前的那把刀,撲通到在了地上……
  杜小月被嚇的連聲驚叫,林宇慌忙捂住她的嘴,慌張地四下看著。拉起她就要跑,突然腳下一個踉蹌,林宇的腳哆嗦了一下,他停住了。回頭看去,那乞丐的手捉住了他的褲角嘴裏冒著鮮血“救命……”林宇感覺心裏發毛,猛地踹開乞丐,拉著杜小月猛跑而去。
  淅淅瀝瀝的小雨轉眼間變成瓢潑大雨,倆人在雨裏跑了很久。林宇送杜小月回到家之後便一聲不吭地走了,杜小月踏入家門,突然打了個激靈,好冷!可能是淋雨的緣故吧!她換了拖鞋,覺得身體分外的疲倦,洗了個熱水澡,再也不願想起剛才的恐怖經歷,她把頭埋在了被子裏,心還在狂跳不已,強迫自己什麼也不想閉上眼睛。
  
  “嗖嗖……”,不知道哪兒來的聲音,杜小月恐懼滴睜開眼睛,恍惚間看見地上有個黑色的影子,杜小月揉了揉眼睛,天……是老乞丐在地上困難地爬著……杜小月猛地坐了起來拉開了身邊的燈,可地上什麼也沒有,難道是自己眼花了?她松了一口氣重新躺在了床上,一摸身上都是汗,再也沒有了睡意。
  清早,杜小月拉開窗簾,耀眼的太陽光芒瞬間照亮了這間小小的臥室。她伸了一個懶腰,轉身打算去衛生間時,突然她看見地上有一到長長的血痕,陽光下血痕顯得詭異和恐怖。她驚訝地睜大了眼睛,仿佛看見乞丐拖著受傷的身體,向她爬過來……,那昨晚?……難道不是做夢。她的臉變得異常蒼白,沖到床前抓起手機,給林宇打了過去,電話裏傳出“嘟嘟嘟……”的忙音。
  
  
  林宇是醫大的學生,一早導師給他打電話讓他早點去學校,說有一個重要的解剖課要他當助手。於是林宇早早地來到了醫院,把上課需要的教具拿到解剖室,在解剖臺上他看見白布蓋著一具屍體,他好奇地想掀開來看,這時,遠處傳來講師招呼他的聲音,他急忙放開白布跑了出去……
  
  解剖課上導師先簡單地講解一下人體的構造,之後便開始在屍體上實際操作。導師示意林宇掀開白布,當林宇掀開白布的一瞬間他驚呆了,這具屍體竟然是老乞丐,導師看他一臉的蒼白傻傻地看著屍體,嚴厲地說道:“愣什麼?你看你嚇的樣子,不就是一具屍體,至於怕成這樣?”林宇沒敢頂嘴,趕緊把白布放在一邊,麻利的為導師準備好手術刀。準備好了之後他站在導師的後面,擦了擦臉上的汗,感覺心跳的非常快。
  
  導師熟練地把屍體的胸腔切開,可以清晰地聽見解剖刀劃破皮肉時那種輕微麻利的滋滋聲,由於體腔內的壓力,劃開的皮膚和紫紅的肌肉馬上自動地向兩邊翻開,林宇拿過固定器幫助導師把拉開的皮膚固定住,內臟完整地展現出來。導師把內臟器官一件件地取出來,向學生們詳細地講解,剖開後,又講解結構。內臟完全被取出後,那具屍體只剩下一個紅紅的體腔。
  
  課上得很順利,只有林宇的臉色鐵青,等同學們離開後,導師告訴林宇收拾好這裏才能離開。沒等他反應過來解剖室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,白色的燈光強烈地照在解剖臺上,反射出刺目的光芒,他開始把取出的內臟一件件安置回原先的位置,然後用線一層層把肌膚縫回原樣。
  等他忙完抬頭時發現窗外的雨下的很大,天陰沉沉地讓人感覺很壓抑。他手腳麻利地收拾著那些手術刀,想盡快離開這裏,收拾妥當之後,他拿起白布要蓋在屍體的身上,猛然發現屍體睜著眼睛惡狠狠地看著他,他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驚呆了,連連後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眼睛裏都是恐懼。
  很久他才戰戰兢兢地站起身,發現屍體眼睛緊閉,他安慰自己那只是幻覺。他壯了壯膽,上去仔細地檢查了一番,最後把白布蓋了回去,走出瞭解剖室,他感到異常的疲憊。小月坐在醫學院的大廳裏的等著林宇,看見林宇筋疲力盡地走出來,她急忙迎了過去,走進之後她看到林宇的臉色非常難看,關心地問:“宇,你臉色好差,是不是哪不舒服?”
  
  林宇搖搖頭說:“沒事,你怎麼來了。”“哦!我想你了……”林宇感動地握住杜小月的手說:“去我家好嗎?”杜小月感覺臉上泛起一抹緋紅,她情不自禁地靠在林宇的身上。林宇卻猛然推開她身體,因為他看到了杜小月身後有一堆東西,黑糊糊的,毛茸茸的。
  
  林宇驚恐地發現,那堆毛茸茸的東西動了起來!它在抖動,慢慢地抖動!林宇看不出那是什麼東西,他沒有膽量繼續看下去。他怪叫了一聲,拉著杜小月就向門口跑去,卻發現怎麼也推不開醫學院的大門,這時他們身後傳來狗低吼。
  林宇感覺腳有些發軟,他發瘋似地拉著杜小月往醫學院樓上跑去,他清晰地聽見有腳步聲跟在他們的身後。他的心砰砰直跳,大氣也不敢出,更不敢回頭去看。連推了幾個教室門都沒有推開,林宇更加恐慌地跑著,終於他推開了一道門。他拉著杜小月跑了進去,趕緊把門反鎖上,才發現自己渾身大汗,無力地癱倒在了地上。
  
  “碰……”林宇感覺頭部一痛,失去了知覺。
  
  醒來的時候,林宇頭痛欲裂,發現自己的手腳被綁在瞭解剖臺上,杜小月站在他面前,眼睛直直地看著他,那眼神老乞丐竟然一模一樣!
  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林宇不可抑制地恐懼,用力地掙扎卻毫無用處。
  
  林宇發覺杜小月的臉部正在變,緩慢地變化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都在移位,一會兒,令人恐怖的一張臉出現在他的面前,是老乞丐!
  
  “嘿嘿”老乞丐僵硬地笑了起來,手裏拿著把明晃晃的解剖刀,在他面前晃動,然後抵住他的心窩……
  
  林宇恐怖地睜大眼睛,嘴裏的救命還沒有喊出來,那把刀已經劃開了他的胸膛,乞丐的手伸進了他的胸膛,掏出了一顆還在跳動的心,只聽見乞丐喃喃地說:“心果然是黑的……”
返回列表